网站最近更新

© 乙回庐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从樱花之“樱”与樱桃之“樱”不是同一个“樱”说起:关于日语的一些随手记

前几天与乙子讨论方言,被问到吴语里有哪些音不区分。我说基本“陈”、“程”、“郑”不分,“黄”、“王”也不分。但比起这些不分,相较普通话,还是吴语里区分的音更多啊。举个例子,吴语里“樱花”和“樱桃”,两个“樱”的发音迥然不同:樱花的“樱”发“in”音,樱桃的“樱”发“ang”音。由此,又牵扯出樱花和樱桃到底是不是同一种植物的讨论。大家若对这个问题有所疑问,可以看看相关百科和科普网站。总之呢,就现在一般人认知的大樱桃和春天烂漫的樱花而言,这樱桃绝不是这樱花的果实。但要细说下去,蔷薇科植物就是乱成一锅粥,作者的大脑也是一锅粥,还有待方家为我科普一下。

今天要说的,不是樱花和樱桃,而是本人作为一个不太灵光的日语学习者,从一“樱”二“读”展开,生出很多关于日语里汉字读音的感慨。本人对日语的认识还相当浅薄,以下内容均为个人总结,不尽不详,还请指正。本文也不作为严谨的日语学习笔记和资料,只是希望通过几个常见的简单例子,给大家传递一些日语的趣味。

日语里的大部分汉字都有“音读”读法和“训读”读法,这个基本知识是日文学习者的第一课。音读(音読み)模仿的是汉字读音,但是由于汉字传入日本的时期不同,音读的发音并不全部对应某个时代的汉字发音。目前不少日文汉字的音读和当代汉语(普通话)并不相似。训读(训読み)则是日本本土发音。一般来讲,如果一个词语是两个汉字组成的,很可能是音读;如果和假名组合出现,一般是训读。举个例子,以下几组日文词语的意思,中国人一看就能猜,含义也确实和汉语接近:

学習 学ぶ 習う
戦争 戦う 争う
汚染 汚す 染む

这三组词,都是第一个词音读,其他两个训读。分别用假名和罗马音标记(为了方便不通日语者猜测读音,以汉字或假名为单位大写首字母)读音如下:

学習(がくしゅう,GakuShuu) 学ぶ(まなぶ,ManaBu) 習う(ならう,NaraU)
戦争(せんそう,SenSou) 戦う(たたかう,TatakaU) 争う(あらそう,ArasoU)
汚染(おせん,OSen) 汚す(よごす,YogoSu) 染む(そむ,SoMu)

音读的单词,大家是不是能读出点汉语的味道呢?吴语的使用者可能会更有感觉些。对于日语的困难,大家也有点感受了吧。不过,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刚才也说了:“如果一个词语是两个汉字组成的,很可能是音读”,例外也不少。除了两字都是训读,还有两类特殊的:第一个字音读第二字训读,以及第一个字训读第二个字音读。对于这两种混合读法,日语里有专门的称谓,前者称为“湯桶読み”,因为“湯桶(ゆとう,YuTou //盛热水的木桶)”这个词就是前训后音;后者称为“重箱読み”,因为“重箱(じゅうばこ,JuuBako //(盛食品用的)多层方木盒,套盒)”就是前音后训。再举点常见例子(这次某些词不能靠看汉字猜了,所以把基本含义写在//后):

湯桶読み:
場所(ばしょ,BaShou //场所) 手帳(てちょう,TeTyou //记事本) 朝晩(あさばん,AsaBan //早晚)

重箱読み:
台所(だいどころ,DaiDokoro //厨房) 本屋(ほんや,HonYa //书店) 番組(ばんぐみ,BanGumi //节目)

相比“湯桶読み”和“重箱読み”,两个字都是训读的双汉字词似乎更多些,比如春天里赴日旅行的招牌:花見(はなみ,HanaMi),这词专指赏樱花哦。又比如现在汉语里也时常借用的“物语”:物語(ものがたり,MonoGatari)。

对于某一个汉字,在其组成的词语里读法是固定的吗?从刚才“場所”和“台所”的例子里已经看到了,答案是否定的。那么,是不是更接近中文的,就更倾向于音读呢(比如中文里的“所”没有“台所”,但有“场所”),也无法这么讲。比如下面四个词:

父母 両親 母親 父親

意思和中文基本一样:父母、双亲、母亲、父亲。但是,读音却是:

父母(ふぼ,FuBo) 両親(りょうしん,RyouSinn) 
母親(ははおや,HahaOya) 父親(ちちおや,ChichiOya)

前两个词俩字都是音读,后两个词里俩字却均是训读。也就是,父、母、親这三个含义和中文没啥变化的字,组成同样和中文意义相同的词的时候,有训读、有音读。讲到此处,先插一面小旗:这里我们看到,“親”的训读是“おや,oya”,音读是“しん,sinn”。而日文里有个表示关系亲近的形容词叫“親しい”,大家猜这里“親”读啥呢?答案是读“した,shita”。

再比如,“市場”,含义和中文也类似,但有两种读法:全部音读“しじょう,SiJou”,全部训读“いちば,ItiBa”。两种读法下含义略有差别,读作“いちば,ItiBa”时多指买东西的集市、市场,规模不大,类似小菜场这种;而读作“しじょう,SiJou”时则指大型的集市(比如水果批发市场)、交易市场(比如证券交易所、期货市场)、或者干脆就是虚指的市场(国内市场、买家市场)。

此外,由于日文发音过少导致同音词过多而容易引起混淆,也人为地更改了某些汉字词的读法。看例子:

市立(しりつ,SiRiTu)、私立(しりつ,SiRiTu)
科学(かがく,KaGaku)、化学(かがく,KaGaku)

这俩组词本来都是音读,但当我们说“しりつ学校”时,根本分不清到底是市立学校还是私立学校,于是可以将“市立”的第一个字改成训读,读作“いちりつ,ItiRitu”。有时也将“私立”的“私”也改成训读,读作“わたくしりつ,WatakushiRitu”。科学和化学也是同理,作为区分,“化学”被按前训后音俗称作“ばけがく,BakeGaku”。

上文里列举的所有汉字词,虽然音读训读各有不同,但每个字都各有读音。然而很可惜,这也不是事实。日文里还有一类特殊的汉字词,训读时发音不能分割,这种特殊词的发音叫做“熟字训(熟字訓,じゅくじくん)”,常用汉字里的熟字训也就一两百个吧(⊙﹏⊙b汗),没有办法,只能死记。举几个中国人也能看懂的例子:

明日(あす/あした,asu/ashita //明天) 烏賊(いか,ika //乌贼) 田舎(いなか,inaka //乡下)
大人(おとな,otana //成年人) 玩具(おもちゃ,omotya //玩具) 今日(きょう,kyou //今天)
梅雨(つゆ,tsuyu //梅雨) 紅葉(もみじ,momiji //红叶) 眼鏡(めがね,megane //眼镜) 
大和(やまと,yamato //日本国) 浴衣(ゆかた,yukata //一种简单和服) 百合(ゆり,yuri //百合)

除了双汉字的,还有更多汉字的熟字训。举一个例子:“美人局”,意思类似汉语里的“美人计”、“仙人跳”,训读作“つつもたせ,tutumotase”。然而,“美人”(和中文一个意思)却只有音读的读法,读作“びじん,BiJinn”。

这些熟字训,部分也是可音读的,只是有的音读和训读的意思还有细微差别,而且日常用语中训读更常见。熟字训的整理可见维基页面:这里。熟字训以与时间、自然、人称、食物、文化相关的单词为最多。


刚才我们举过“市場”的例子,不同含义的“市場”,发音不相同。我们也提到了“親”的例子,除了单字的训读和音读,在组词时还会出现其他训读音。日文汉字读音之复杂,绝不仅止于有训读和音读,一字多种训读音甚至音读音更是平常事。举一个例子——角:

表示图形的角的意思时:角(かく,kaku)。组词:三角形 //三角形;角材 //方材,截面为方形的材料;四角 //长方形;鋭角 //锐角
表示角落、偏离中心的地方的意思时:角(すみ,sumi)。组词:社会の角 //社会的角落
表示角落、拐角、棱角的意思时:角(かど,kado)。组词:机の角 //桌角
表示角状突起,动物的犄角、触角的意思时:角(つの,tuno)。组词:鹿の角 //鹿角

看到这里大家可能觉得:日文好讲究啊,一个意思一个发音,日文汉字的发音岂不是要比中文多很多?然而又并非如此。又有很多大含义相似、但汉字写法完全不同的字,发着同一个音(同一种假名写法)。例子:

やすい,yasui:安い(//便宜的、安心的、轻率的); 易い(//容易的、简单的)
はやい,hayai:早い(//早的、快的、耗时短的); 速い(//迅快的、早的、敏捷的); 疾い(//同“早い”); 捷い(//同“早い”)
かる,karu:駆る(//追赶、驱策); 刈る(//割、修剪); 狩る(//狩猎、追寻、搜捕); 猟る(//打猎、捕鱼)
あがる,agaru:上がる; 挙がる; 揚がる; 騰がる (//这组词意太丰富,大致有“提升、高涨、举起、登、上学、完成、加薪……”)

不过以上还算有规律可循。凌乱的还在后头呢。现在来看看日文里的“上”与“下”。

“上”作为单字的音读是“じょう,jyou”;训读有:“うえ,ue”、“かみ,kami”、“うわ,uwa”。

“下”作为单字的音读就有两个:“か,ka”和“げ,ge”;训读有:“した,sita”、“しも,simo”、“もと,moto”。

这么多发音!虽然字典里对每个发音都做了释义,但这些基本字的含义太丰,意会可以,言传不易。而且,在“有‘上’有‘下’”的反义词组中,发音并非一一对应(虽然有一定规律)。例子:

じょう:上の上(//好中之好,最好); 上旬(//上旬); 上品(//上等品、文雅); 以上(//以上);上半身(//上半身)
うえ:目上(//上级,长辈), 上に(//在……上方)
かみ:上の句(//短歌的前三句)
うわ:上着(//外衣)

げ:下の下(//差中之差,最差); 下旬(//下旬);下品(//粗俗、不雅)
か:以下(//以下); 下半身(//下半身)
した:目下(//属下、晚辈); 上に(//在……下方); 下着(//内衣、衬衣)
しも:下の句(//短歌的后两句)

还有更凌乱的:“下車”读作“げ車”,那“じょう車”是上车的意思吗?是的。不过,汉字不是“上車”,而是“乗車”。日文里没有“上車”。但是,却有“上船”,虽然更多的时候使用“乗船”。“下山”读作“げ山”,是否同理可得上山是“じょう山”?貌似日文里没有“上山”这词,只能用“登山(とざん,ToZann)”。总之,个人的一点经验是,想学好日语一定要抛弃的想法是“日文和中文差不多”,避免用汉语的思维揣测日语。本来,日语和汉语根本就是属于两种不同的语系。

之前的例子里出现一个词:“目下”。这词除了表示“属下、晚辈”,还能表示“眼下、当前”。两种含义里两个字的读法都不一样:

目下(めした,MeSita):部下、晚辈
目下(もっか,MoqKa):现下、当前

再举一个一词多意的与“上下”有关的词——上手:

上手(じょうず,JouZu):擅长、拿手
上手(うわて,UwaTe):占上风、强过、压人
上手(かみて,KamiTe):上部、地势高的地方、上座

第一个“上手”全音读,之后两个都是训读。这三种意义的“上手”都有大致对应的“下手”。现在,请大家来猜猜它们的“下手”分别该怎么写。

答案:
对于后两个训读的“上手”,对应的“下手”比较自然:
下手(したて,ShitaTe):居于人下、下方
下手(しもて,ShimoTe):下部、下游的地方、末席

但是,与音读“上手”对应的表示“不擅长、不高明”的“下手”却不是音读的“げず,GeZu”或者“かず,KaZu”,而是“へた,heta”。这又是一个上文提到过的“熟字训”。

顺便一提,上手(じょうず)和下手(へた)都形容对一种能力或技艺的精通程度,是非常初级的日文词汇,类似的词还有一个——“苦手”:

苦手(にがて,NigaTe):不擅长、感到棘手、怕做……

所以,在这一组经常被摆在一起讲的初级词汇里,“上手”是音读,“苦手”是训读,而“下手”是熟字训。

以上给出的四个“上”字读音和五个“下”字读音就是“上下”的全部了吗?故事还没有完呢。加上假名,还能发其他音:

上げ(あげ,AGe //提高、拿起); 下げ(さげ,SaGe //降下、跌落)

上面是一组名词。一个读音的动词“上げる、上がる、下げる、下がる”、名词“上がり、下がり”意思更加多样,不再细表。另外上文也提及过“上がる”及与其同音近义的一组词。

上り(のぼり,NoboRi //从地处向高处,从地方向中央方向); 下り(くだり,KudaRi //从高处向地处,从中央向地方方向)。

至此,“上”的读音基本都涉及了,但是“下”还有一个音:

下ろす(おろす,ORoSu //拿下,提款、卸货)

关于“上下”就先说到这里。本文的最后,我们再举一组反义词,黑与白。白色作为形容词,日文是“白い(しろい,SiroI)”;黑色则是“黒い(くろい,KuroI)”。但“白”有三个发音:音读“はく,haku”,训读“しろ,siro”和“しら,sira”。下面一组“白”作定语的、单词结构差不多的词,你猜发音都一样吗?

白熊、白鳥、白紙、白雪、白髪 //白鳥是天鹅的意思,其余与汉语同

“黒”倒是简单一点:音读“こく,koku”,训读“くろ,kuro”。一个有意思的词:“大黒柱”。意思是顶梁柱、擎天柱。这里三个字的前两个音读,后一个训读,读作“だいこくばしら,DaiKokuBasira”。

最后还是合一下题。“樱”,日文汉字写作“桜”,音读“おう,ou”,训读“さくら,sakura”。“桜桃”可以音读“おうとう”,也有一种熟字训读法是“さくらんぼ”,还可以写作“桜ん坊”。“桜(さくら)”本身就表示樱花、樱花树,但如果使用“桜花”,则音读作“おうか”,特指“桜の花(さくらのはな)”。

此文文长5478字,君不评论一二?
亲,给点评论吧!

展开本分类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