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最近更新

© 乙回庐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球不需要咱保护

来自凤凰财经的文章全文如下(作者:胥瑞琦):

“环保” 如今是个伟大光明、政治正确的理念,但首先人们应该认清环保的意义是什么—— 是为了保护地球吗?

不少人认为保护孕育了我们的地球母亲是理所应当的—— 这些人也许是小学作文练得炉火纯青,或者是利用人与人之间普遍存在的同情心,他们喜欢将一些事物拟人化,譬如,“大自然母亲”、“地球妈妈” 等等。这种拟人手法有很大的误导性,因为它暗示着这个半径约6300 多公里的行星具备了自我意识、喜怒哀乐、痛感与恐惧,如同普通人一样。基于这种谬诞的拟人,难免就会出现“人类攫取自然资源、大肆发展经济对地球造成了伤害、侵犯了地球的权利” 之类的奇葩推论—— 再不环保、再不拯救地球母亲,你还是人吗?!

然而,我们所说的权利、道德等概念是仅限用于人的;地球是一个没有意识与思维的巨型矿物球体,权利、道德等词自然无法套用在它身上。同时,地球也非具有任何感知的生命体,“伤害” 更是无从谈起。因此,如果说人类的活动侵犯了地球的权利、对地球造成了伤害,那本质上是一种语法无误的胡言乱语,错误地把一个岩石星球人格化了。况且,如果称地球为母亲,并认为她拥有诸多人格化的特质,那地球妈妈时不时发动一场地震、海啸、洪水等自然灾害,动辄夺走数以万计“孩子们” 的性命,这即便不给她判决无数个死刑,也该常住精神病院了吧—— 这么说显然是可笑的,因为拟人化地球本身就是荒唐的。

退一步讲,人类对地球的所作所为,与地球46 亿年的风雨历程相比,就好似世界首富弄丢了5 毛钱那般“惨痛”。地球形成的头6 亿年冥古宙时期,在仍然纷乱的太阳系中不断遭受小星体的撞击,它安然无恙;在接下来约40 亿年的生命出现的时间里,地球多次长期经历过平均温度比现高十余度、温室气体比现浓十倍的时代,它现依旧安然无恙地绕着太阳公转—— 地球根本用不着你保护,它一直会在这里,平安无事,直至晚年衰竭的太阳在膨胀为红巨星的过程中将其吞噬。

话说回来,环保的意义若不是保护地球、保护大自然,那该是什么呢?作为一位人文主义者(humanist),保护人类文明才是答案。“拯救地球、保护地球母亲” 这些常见的环保标语都是僭越了人类自身权利的虚妄口号;环保的目的若脱离了以人为本的核心、不惜借以缥缈概念侵犯实际存在的人之权利,说难听点,这就是反人类。这股视人类为“地球寄生虫” 的运动在欧美地区并不罕见,常常与反资本主义、反全球化的新左翼思潮重叠。

那么,如何以人为本地环保?很多人相信需要政府设立专门的环保局管一管才行,但现实经常不尽如人意;以美国为例,原先基于人身和产权保护的逻辑现变成环保局(EPA)主掌生杀大权,低效的执行以及让别人代为擦屁股的行为真的合适吗?

也有人提出征收“矫正税”,以弥补污染这种负外部性所带来的额外成本,将成本“内部化”;此税最早由英国经济学家庇古提出,亦称“庇古税”,尽管经济学教科书上都教外部性与“庇古税”,但课本上从不提及庇古他本人都质疑“庇古税” 的可行性:

"It is not sufficient to contrast the imperfect adjustments of unfettered enterprise with the best adjustment that economists in their studies can imagine. For we cannot expect that any state authority will attain, or even wholeheartedly seek that ideal. Such authorities are liable alike to ignorance, to sectional pressure, and to personal corruption by private interests. A loud-voiced part of their constituents, if organized for votes, may easily outweigh the whole." 

—— Arthur Pigou


“针对无所拘束的企业而施行的非完美调节,是不足以与经济学家们在学术上想象的最优调节对比的,因为我们不能期望任何政府权力可以实现,或甚至是真心地在追求那个目标。政府当局同样易遭受无知、各方压力、为私牟利的腐败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一部分呼声大的选民如果被组织起来可能会很容易地超越全体、成为主宰。” 

—— 亚瑟·庇古

其实,表面上看,如果任由人们随意开发、生产、排放,环境污染则成必然—— “公地悲剧” 这个概念许多人听说过—— 但这背后的问题实际是产权模糊所造成的,解决方式应是明晰产权;私有制使界限更加清晰(侵犯者将受到惩罚),也使为自己负责的产权所有者更有动机维护自己的财产、创造价值。此时,一定会有人问空气怎么私有化—— 即便室外空气难以划界,亦可通过人身伤害作为考量,毕竟人身安全也是你的权利。

资本主义尊重私产、自我负责、自由市场的基本原则能够最有效地让多方都协调至相对理想的处境,并且,市场信号终将激励清洁能源更高效的开发,而政府主导投资新能源产业,也许意图是好的,但不尊重市场选择与规律的跃进式投入,且不论做法是否欠妥,其效果也会是令人担忧的。

这套市场的逻辑正是以人为本的环保方式,不需要宏伟的规划、不需要崇高的理想、不需要圣贤的节制,不去为地球瞎操心,而是关心人类自身的福祉与权利。与此相比,每年“熄灯一小时” 之流的“环保” 活动,除了姿势与形式,外加参与者的成就感及道德感升华的错觉,其它方面毫无实际意义,甚至有教唆“返璞归真” 的不良效果。

所以,前天的“地球一小时” 熄灯活动,我的房间里,灯火通明。


个人赞同这个说法,人本位主义不一定是很好的思考角度,网站上也引用过多个类似观点的文章。
此文文长2427字,君不评论一二?
亲,给点评论吧!

展开本分类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