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最近更新

© 乙回庐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你同步图书阅读进度的同时还同步了什么?

来自纽约时报题为《你的阅读行为,出版商都看在眼里》的文章提到:

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巴诺(Barnes & Noble)这些电子书营销商对顾客的阅读习惯可以收集到大量的宝贵数据,但是出版商和作者们对读者的阅读行为却不甚了了。拿起一本书后,多数人是否会把它一口气读完?还是会到第二章就看不下去了?是否50岁以上的女读者比年轻的男士更有可能读完这本书?哪些段落对他们来说是亮点?哪些段落他们会直接跳过去?

隆伯格先生的公司提供了一个诱人的前景,让出版商仿佛能够站在读者身后,探查他们的阅读行为。Jellybooks对阅读行为的追踪,无异于Netflix对顾客会一口气连续观看哪些电视剧的监测,或者Spotify对哪些歌曲会被听众跳过的分析。

他们公司的做法是:为一些读者提供电子书,这些书不但免费,并且通常会在该书正式出版之前提供。参与的读者不用撰写评论,而只需点击电子书中的一个链接,就能上传电子设备记录下来的信息。Jellybooks获得的信息包括,人们在什么时候读书,阅读时间有多长,一本书会读完多少,读得多快等各种详细资料。这就像是亚马逊和苹果通过研究存储于电子阅读设备和应用程序中的数据,可以了解到图书被读者阅读的频率,以及一本书读者愿意读到多少页。

Jellybooks目前已经测试了近200本书。它的客户为七家出版商,包括一家美国主要出版商,三家英国出版商和三家德国出版商。这些出版商大多不希望别人知道他们在做这些测试,害怕会引起作者的担忧。Jellybooks每次阅读数据采集通常包括200到600位读者。

隆伯格先生最近在纽约出版商大会“电子书世界”上开了一个研讨班。 他的一些研究结果证实了出版商和作者们最担心的事情。

在参加测试的书中,平均只有不到一半会被多数人看完。大多数读者看不了几章就会停止阅读某书。女性读者往往会在50-100页间停下,而男性读者则在30-50页就会停止。在Jellybooks测试的书中,只有5%的书被超过75%的受测读者读完。而大约有六成书,读完的比例仅为25%-50%。商业书籍读完的比例更是低得惊人。

出版商如何使用这些数据

总体来说,与Jellybooks合作的出版商目前尚未使用这些数据来从根本上改变书籍的创作,以使它们更吸引人。当然,不排除将来他们可能会这么做。但是,现在已经有些出版商在使用这些结果帮助营销策划。例如,一个欧洲出版商在一本书的版权上花了不少钱,后来得知90%的读者都只读了五章就放弃了,于是他们消减了这本书的营销预算。另外,一个德国出版商对一本首发的犯罪小说做了测试。数据显示,近70%的读者读完了该书,于是他们决定增加该书的广告和营销力度。

利用这些数据,出版商也可能了解何种类型的读者会被某一本书吸引,并以此为据进行市场营销。Jellybooks测试的另一本书原本是面向青少年的,但测试证明小说在成人读者群中也大受欢迎。

这对作者有什么影响?

不难理解,对阅读行为的了解会影响出版商的编审决策,这会让作家们感到紧张。假设你在创作一套犯罪系列小说,最新推出的一本书有些读者没看到一半就放弃了,那出版商就可能不再购买你的下一本书。或者,假设你写了一本非虚构类书籍,如果有些读者在阅读时会跳过一些章节,这在非虚构类书籍里相当常见,但是编辑知道以后,却有可能想把那些章节删减掉,而结果就会失去一些有用的内容。 当然,注册免费电子书服务的人或许并不能代表那些会寻找、购买某本犯罪小说,或是某本主题是他们感兴趣的非虚构类图书的读者。样本规模比较小。所以,读者数据或许无法体现一般读者的反应。

对读者来说有什么问题?

Jellybooks的读者用户同意让他们跟踪采集自己的数据,以此来交换免费阅读的图书。他们需要点击一个链接,才能将数据发送到Jellybooks。“所有的数据收集必须完全由读者自己掌控,这一点至关重要,否则我们会面临读者的不满,”隆伯格先生在研讨会上说。

但是,随着图书业对阅读行为的测量日益复杂化,以及这一技巧越来越广泛的使用,真正的隐私问题在不久的将来必然浮现。一些大型学术出版商已经开始追踪了解学生阅读电子书的方式,一些电子书订阅服务商也已经开发出了读者参与度的测量能力。普通的电子书读者可能不会意识到数字化零售商正在记录和存储有关他们的数据。几年前,加利福尼亚州制定了“读者隐私法”,这使得执法机构更难从电子书商那里获取消费者的电子阅读记录。但是,大多数其他州都没有采取这样的措施。

公司收集你的阅读数据不可避免

数据分析在媒体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带来深刻的变革。数字出版业在消费行为测量方面的变革也指日可待。隆伯格先生在“电子书世界”研讨会上直接了当地说,单纯的销售数字已经不足以用来判断一本书的成功。“可以问问你自己,”他对听众说,“你的业务难道仅仅是卖纸吗?”


应用程序的数据收集可能是应用程序功能的一部分,但是用户需要这部分数据才能维持应用程序的某些功能是不是意味着服务提供商就可以任意使用这些数据。然而即便应用程序不访问它收集的数据,单从用户连接到服务器的时间、ip地址、连接时间,断开时间再加上其他数据的整合,就已经可以获得大量的用户特征。在即将到来的物联网时代,这样的追踪和收集是不是会更加变本加厉?这方面的立法是不是是时候该跟进了,我们使用一项服务就是将自己“卖给”那个服务了吗?
此文文长2202字,君不评论一二?
亲,给点评论吧!

展开本分类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