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最近更新

© 乙回庐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武汉樱花

来自澎湃新闻新浪微博的消息:

武汉是世界樱花之乡?武大专家批东京“来武大赏樱”广告虚假

武汉某企业在东京街头打出户外广告:Tokyo看到冇?武汉,世界樱花之乡,欢迎来武大赏樱!对此武大校史专家吴骁痛批“有辱国格”:商贾不知亡国恨。武汉的樱花除少量是本国原生外,大多从日本引进,武大校园樱花最早系由侵华日军引进种植。

众所周知,樱花是日本的“国花”之一。过去曾有一种广泛流传的观点,认为樱花原产于中国的喜马拉雅地区,大约在唐代时传入日本,笔者以前也对此 信以为真,但直到去年看到了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博士生刘夙先生的一篇科普文章《都别争了,樱花起源于哪里得听科学的》,方才明白——起源于喜马拉雅地区的樱花只是“野生樱花”,当这一物种在数百万年前扩散到今天的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时,地球上尚没有人类存在,其起源地也就无所谓国别之分。而我们今天通常所谈论和观赏的樱花,实际上是指现代意义上的“栽培樱花”,与野生樱花有着极大的区别。基于分子生物学技术的研究表明,就目前的绝大多数栽培樱花品种而言,其育种核心种“大岛樱”乃是日本所特有,在中国甚至都没有野生分布,因此,“现代栽培的观赏樱花”实际上是源于日本,这是一个显而易见、颠扑不破的基本事实。

究竟谁才是名副其实的“世界樱花之乡”,这难道不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吗?一座每到阳春三月便处处盛开着“日本樱花”的中国城市,竟然有一个如此奇葩的商家,漂洋过海地跑到这些樱花的原产地打广告自封为“世界樱花之乡”,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国际笑话!实在是有辱国格!


来自“澎湃新闻”的这篇文章详细考证了樱花的历史并明确了哪里才是真正的世界樱花之乡。喜爱樱花的朋友们不妨试读此文的前半部分。
自称“樱花之乡”显然厚颜无耻。但如果后来者确实有所作为(虽然比起日本,中国的樱文化仍然不值一提),倒也不是不可做广告。推敲文字、正本清源固然是好,火气太大可不美哦。
而且,广告只有中文,大概也不想被中国以外之人读懂吧?

武大校园的樱花虽与东湖磨山樱花园品种大致类同,但其具体来源却很不一样,后者大多是在中日恢复邦交后由日本政府和友人相赠,尚可理解为中日友谊的象征,但是前者最早却是由罪恶滔天的侵华日军所引进,沾满了受苦受难的中国人民的鲜血,其所承载着的乃是一段不可磨灭的屈辱的国耻记忆,实在不宜毫无顾忌地轻易拿出来在昔日的侵略者面前大加宣扬。

在武汉大学校园沦陷于侵华日军之前,这个地方原本没有任何樱花,日本樱花这一外来植物品种本来就是由侵华日军以“国花”的名义引入珞珈山的,而今天让很多武大师生与游客如痴如醉的“樱花大道”之美景,不管它究竟有多么美丽,最早也是由侵略者“强加”给这个校园的,只是后来因为得到了历代武大师生的长期认可才得以一直延续至今的。因此,日本侵略者给武汉大学的校园烙上的这一“国耻”印记,乃是武汉大学的樱花洗不脱的“原罪”,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客观事实。


无意为任何侵略行径开脱,铭记历史更是好事一桩。不过说花有“原罪”,恐怕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赏花的时候还要念念不忘民族大恨,那我们今天说普通话用普通话,是不是还要遥想当年铁木真的铁骑横扫中原?(据社科院报告,现在我们说的官方语言普通话,是元朝蒙古人强行推广的,汉语中存在大量蒙古语词汇,汉语结构也被蒙古语同化。)如果真的看不得日本人留下的花,不如把它们想成“缴获的”,站在正义一边的战胜国形象不就呼之欲出了么。当年,从侵略者那里缴获的各种枪支炮弹,也一定程度上推进了兵工业的发展吧。怎么没人称这些也是侵略铁证的洋枪洋炮有“原罪”呢?
上海的外滩万国建筑群,你有“原罪”哦;青岛的地下水管道,你有“原罪”哦;东三省省会的基础规划,你有“原罪”哦;作为“庚子赔款”产物的“世界一流”清华大学,你有“原罪”哦……按作者逻辑,整个现代中国,都有“原罪”吧?
这个论证好,堪称错误论证之典范。这样的论证很容易导致的两个极端是个人崇拜和种族灭绝。


不太懂广告里的“冇”?据我所知也并非日本语汉字。查了一下,这字读“mǎo”,是“有”的反义字,存在于中国多种方言中,包括武汉话。
此文文长1675字,君不评论一二?
亲,给点评论吧!

展开本分类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