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最近更新

© 乙回庐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叠被子与奖学金挂钩

武汉东湖学院电子信息工程学院大二学生小王反映,近期,学校发布一项新规,要求学生每天起床时必须叠被子,若被校方抽查发现有人没叠被子,不仅要被批评教育,还不准参加年度的评先、评优和领取奖学金,感觉这一规定有些奇葩。(3月14日《楚天都市报》)

将叠被子与“评先、评优和领取奖学金”等挂钩,乍一看,这确实有点小题大作,但仔细想来,却觉得这一“奇葩”校规并不奇葩,理由有三:

首先,大学是教书育人的场所,教会大学生会做人、会生活显然也是题中应有之义。根据行为规范要求,大学生有义务做好寝室卫生,整理好个人内务。而整理好个人内务不仅仅指叠被子,还包括书桌、衣柜甚至整个房间,以及换洗衣服叠整齐等。这些事情对于男女生都同样重要,一个人若能养成整洁有序的生活习惯,对自己的身体健康和学习都将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其次,许多大学生认为叠被子是件属于个人的小事,但积小成大,小事多了也会变成大事的,若是整个寝室人人不叠被子,个个不讲究卫生、不注意室内卫生,那整个寝室就会成为一团糟——像个狗窝猪圈,最终破坏的不只是宿舍卫生了,更是全寝室同学的身体健康。

再次,也许有人认为大学生当树雄心,立大志,以天下为己任——“成大事者,不恤小耻;立大功者,不拘小节。”然而,《后汉书·陈王列传》中的那个“一室”与“天下”的故事,恐怕人人皆知:陈蕃字仲举,汝南平舆人也。祖河东太守。蕃年十五,尝闲处一室,而庭宇芜秽。父友同郡薛勤来候之,谓蕃曰:“孺子何不洒扫以待宾客?”蕃曰:“大丈夫处世,当扫除天下,安事一室乎?”勤知其有清世志,甚奇之。伟人毛泽东也曾引用它来教育身边人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叠被子确实是小事,但从一件小事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勤劳与否。当然,叠被子只是“小善”,不叠被子也谈不上“小恶”,用不着上纲上线的,但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确是实实在在的道理,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不是更好么?

故而,笔者认为叠被子与奖学金挂钩并非小题大作。

以上内容引自:春城晚报 2016年3月15日
首先,这是一篇合格的高考作文,读起来还挺上口的;
其次,这是一篇不错的《论同学你应该叠被子》,这几个论证似乎还是可以站得住脚;
再次,这篇文章并不完整地论证了叠被子有利于宿舍卫生和同学的健康,该结论仅仅基于作者的常识,并无数据和理论支撑。
故而,这篇文章并没有对于叠被子与奖学金挂钩提供合理的论证,仅仅是空洞的说教。不然我们来逐点分析:
作者第一个论点,叠被子是大学生的义务,有利于个人的身体健康和学习。先不说这一点是不是能站住脚,这和奖学金有什么关系,奖学金只是对于学生成绩的表彰,和你一天上几次厕所有关系吗?(我觉得同样的逻辑可以论证不按时大小便的人没有规律的生活习惯。按时大小便有利于个人的身体健康和学习(这个就不在这里论证了,这个支持的数据太多了),也是应该被自小培养的个人生活习惯之一,故此按照作者的观点按时大小便似乎应该是奖学金必不可少的条款之一。)

作者的第二个论点叠被子是小事,但是积小成大。然后一个典型的滑坡论证,如果人人都不叠被子,(然后继续滑坡)都不讲究卫生,(再滑坡)寝室就一团糟,(再次滑坡)破坏全寝室的身体健康。先不说滑坡论证不是有效的逻辑推理手段,即使完成了这个推理和奖学金又有什么关系?

作者的第三个论点直接引用了几个论据(就不评论了,要找出和这几个论据相对的论据并不困难),然后作者自己承认叠被子只是“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不是更好么”,而一个更好的行为和奖学金有什么必然关系吗?大学生能够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不是更好的行为,愿意当志愿者算不算更好的行为,坚持每天锻炼身体算不算更好的行为,每天上网给人回答问题算不算更好的行为,这些是不是都应该和奖学金挂钩?

我也来个故而吧,这不是一个有效的论证,完全不应该出现在报纸上混淆视听,奖学金的授予应该直接根据奖学金的授予条款,而不是学校自己来一个规定解释,这是对设立奖学金的人或单位基金的亵渎。特别是对于个人捐献的奖学金,学校不应该有任何权限设置附加规定,你可以选择不接受奖学金捐助,但是不能随意变更奖学金的授予条件。
大一的时候,我沉默寡言,对待集体活动态度消极,和班中大半同学都不熟,于是在期末的互评中我排名倒数。辅导员说互评没到前三分之一还是前一半,奖学金就要降一等,于是给了成绩年级第一的我一个“学业优秀二等奖”。我是想拒绝的,奖学金我不要了还不行么,当然这点期望也没能得逞。然后还按照惯例被要求写了封感谢信给奖学金的资助人。说老实话我是很想在信中问问他奖励“学业优秀”的标准的,不过想想这信到底怎么处理的也不知道,还是作罢。
此文文长1894字,君不评论一二?
亲,给点评论吧!

展开本分类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