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最近更新

© 乙回庐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人生是行走出来的

去年九月以来,香港已有20例学生自杀事件。半月之前,西安那位年仅十八的史学奇才也自尽了,留下一封遗书和一堆书。孩子,你一定是带着自认高洁的灵魂死去的。然而孩子,你还没有活够,没有活到不想死也不能死的年纪。你参透的并不是人生,你真正的人生或许还不算开始。

二十出头的时候,我也写过遗书,不是想去死,而是觉得可以死。生存于世并非我的选择,出生只是父母的一场欢愉。在他人的意志下被动地成为人,又哪来什么合理的理由去主动地做人?一场给予家人快乐的出生,带出一段孤寂伤感的生命历程,并注定一个终将毁灭的结局。

然而我走过了二十岁,来到了三十岁的门前。最近,与朋友聊起当下,人近而立,状态大不如前。从前不知疲倦,而今白日做梦;从前下笔千言,而今欲说无词;从前做事聚精会神,双眼冒着对知识的渴望,而今心神涣散,眼神失焦,连眼镜都灰暗无光。究竟是什么变了,为什么变了?我说,只不过是因为年纪大了、事多了。从前可以满脑子都是自己存在的意义,而今不得不考虑工作、学习、赚钱、花钱、父母、孩子、房子、车子。那么,“我们累了”就是不能改变的必然吗?不,不是的,责任大了才是必然,而调整状态是任务。

出生,长大,学习,工作,变老,死去,这些都不是人生,这些只是人生的前提。在此之上你的应对,才是人生。

人生需要思索,人生更靠体验。忧伤、惆怅、愤懑与倔强并不能印证灵魂的高洁。生命的广度和深度,依靠与外界的互动中得到的输入,而时间的洗礼也是必要的条件。孩子,你们为什么不给自己时间?你们本可以见证自己的改变。

真正的高洁,是保持平静、满怀愉悦地度过每一天;在此之上,不负你的天赋。

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史铁生《我与地坛》

此文文长775字,君不评论一二?
亲,给点评论吧!

展开本分类索引